四万圣没来得及画完的了见酱,cp会做成吧唧带去会场,欢迎大家找我玩鸭!大概带20左右随缘发一发,想要的可以留言或者私信!有空把作哥也画了,这段时间要安心备考啦

あなたの夢の中で

我觉得没有能放出来的部分,昨晚实在太劲了实在没忍住呜呜呜呜呜

r18,私设多,是yin魔,了见还是汉诺头子只不过饿了会变小什么的(?)
请自觉避雷哈
试试放一部分看看会不会被吞掉

喂,听得到吗?

藤木游作确定自己醒着,可是身体无法如愿活动,周围一片漆黑,身下的床单还是床单,枕头也好好地垫在脑袋下,被子的存在也能明白地感受到。

鬼压床吗。

游作开始还没当回事,家庭机器人没响说明还可以继续睡,正常现象而已。

“很好,没有醒…”

高中生权当自己是因为压力过大所以导致了幻听,而且这个声音……居然有点耳熟,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。平时的游作睡眠很浅,稍微有点动静肯定会第一时间睁开眼,可是今天这个,...

cece的本!!今天到了迫不及待拆来看,你们看看p2台词就知道多磺了八!!都来买啊!!😘😘😘

情深不寿(上)


优一郎在三十岁那年回到了家乡,他背着一个大包,上面有几块牛皮打的补丁,隔袋儿插了一把缺了半边握把的步枪。

其实他不是北方人,记忆中已经模糊的家乡在遥远的东方,他也忘记最初是怎么来到这块不毛之地的了,鞋子深一脚浅一脚,雪积了又落,落了再积。在漫天飞扬的雪花中,青年躲在一块大岩石后边,背着手艰难地摸出一张地图,然后把防风镜推到脑袋上,戴着手套在逐渐落下的夕阳余晖里眯眼看了起来。

“sanggu……”

然而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要说话的嘴唇,连着被冻起来部分撕破了一层皮,血腥味尝了个满嘴。优一郎只得将冰块似的唇嘬着往舌头上送,圆壶里还剩一丁点儿救命的伏特加,还没到该喝它的时候,就算隔在手套里...

大概做pvc小卡玩,演唱会真好耍!

是cece的本😊

疯捏风車車:

被教育了别在布展前两天才放试读(等摊位号下来就太晚了)……放一丁点儿没台词的sample上来证明我有在赶命

存一下……特别丑就是了

请求

附议

Krabat:

@LOFTER小秘书   @LOFTER官方博客


空桑:



请求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...

我太喜欢原则八八了……纪念下,谢谢八八的奶片和饼干干,网管感觉又长高了两厘米!

小作文悄悄给您看😔

爸爸画打牌啦!!!普天同庆!!

呐咔嘛啦Gsk:

 @凉菜卷 卷脑丝生日快乐,我糊了那个什么(??)打牌好难画我不会画嘤嘤嘤!!

1 / 9

© 失落王冠 | Powered by LOFTER